首頁 期貨 現貨 外匯 期權 股票 保險 p2p 貸款 虛擬貨 區塊鏈 資訊

區塊鏈成重要突破口,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會否拔頭籌

來源:互聯網 作者:鑫鑫財經 人氣: 發布時間:2019-11-01
摘要:央行科技司司長李偉同日在外灘金融峰會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央行十分重視區塊鏈技術的研究和應用,但目前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尚無時間表。

區塊鏈、數字貨幣再刷屏。

近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,就我國區塊鏈發展作出全新定位,強調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,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。

經過長時間創新,區塊鏈已在金融、醫療保險、供應鏈、國際貿易等領域取得階段性成績。而數字貨幣作為區塊鏈發揮去中心作用、進行價值傳輸的工具,在這場技術浪潮中,自然成為了各國都想爭奪的先發優勢與話語權。

10月28日,在首屆“2019外灘金融峰會”上,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認為,中國人民銀行對于數字貨幣的研究有五六年,已趨于成熟,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。此前Facebook(臉書)創始人、首席執行官馬克·扎克伯格在出席美國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會上則表示,希望美國立法人員可以快速行動,因為“其他國家并不會等我們”。

中國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誰的主權貨幣最有實力、最穩定、最方便、最安全,誰就會在未來全球數字經濟中得到理性選擇。因此,各國貨幣的競爭不光是地位的競爭,更取決于未來科技先進性、可靠性的競爭。“主動加快區塊鏈、數字貨幣相關研究、標準制定,也是基于中國金融現代化發展的必然選擇。”

不過,央行科技司司長李偉同日在外灘金融峰會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央行十分重視區塊鏈技術的研究和應用,但目前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尚無時間表。

央行數字貨幣如何設計

從2014年成立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專門研究小組,到2016年首次提出對外公開發行數字貨幣的目標,再到細化確定采取怎樣的技術路線,我國央行對數字貨幣的研發籌劃已久,目前已取得一定成效。“央行對數字貨幣的研究已經取得積極進展。”9月24日,央行行長易綱在答記者問時如是說。

中國版數字貨幣名字是“DC/EP”,即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工具。其功能屬性與紙鈔完全一樣,只不過是數字化形態。“我們對它的定義是‘具有價值特征的數字支付工具’。”在不久前的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,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這樣解釋何為數字貨幣。

記者了解到,DC/EP采取的是雙層運營體系。單層運營體系是人民銀行直接對公眾發行數字貨幣;而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,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,這就屬于雙層運營體系。這意味著,將有一些商業機構參與到數字貨幣運行之中,可以充分調動市場機構積極性。

穆長春表示,采取雙層運營架構有以下幾點原因:首先,由于中國是一個復雜的經濟體,采取雙層的運營架構可以應對復雜的系統性工程;第二,為了充分發揮商業機構的資源、人才和技術優勢,促進創新,競爭選優;第三,有助于化解風險,避免風險過度集中;第四,單層運營架構會導致金融脫媒。

加密資產的自然屬性是去中心化。不過,在雙層運營體系安排下,DC/EP卻一定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。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、央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認為,區塊鏈最不適合應用的領域就是貨幣領域。因為貨幣領域是最需要中心化的,而區塊鏈恰恰是去中心化的

穆長春表示,DC/EP堅持中心化管理模式主要基于幾點原因:要保證央行在投放過程中的中心地位、加強央行的宏觀審慎和貨幣調控職能、避免指定運營機構貨幣超發等。

數字貨幣會帶來貨幣金融領域劃時代的變革。“貨幣包括兩個含義,一個是本位,它要錨定什么,可信度維持很重要,我國是與人民幣掛鉤;第二,是要考慮可追溯、安全維護之間的管理。”何海峰表示。

他認為,數字貨幣涉及私密性,要保證個人信息不被非法利用,同時還要保證如果發生誤操作能否可追溯的問題。“因此我國央行推出的數字貨幣,可能會有一些跟現行的貨幣金融制度相結合的考慮,不光是去中心制度,既有技術問題,也涉及到制度問題。”

大勢所趨

此前,在Facebook稱要發布Libra(天秤幣)后,我國央行就對數字貨幣問題密集發聲。

7月8日,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曾透露,國務院已正式批準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,目前央行正在組織市場機構從事相應工作;8月2日,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上表示,加快推進我國法定數字貨幣研發步伐,跟蹤研究國內外虛擬貨幣發展趨勢,繼續加強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;8月10日,穆長春提出,央行數字貨幣“呼之欲出”;9月24日,易綱表示,央行計劃把央行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工具結合起來。但央行對于法定數字貨幣的推出“沒有時間表”,并稱“還會有一系列的研究、測試、試點、評估和風險防范”。

在多位專家看來,法定數字貨幣是紙幣的替身,由央行發行。包括Libra在內的一般加密數字貨幣本身不具有貨幣功能,不具有法償性,不會沖擊法定貨幣。

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認為,Libra與法定數字貨幣最大的不同在于,前者并非由貨幣當局發行,不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。其愿景是建立一套簡單的、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,對當前的貨幣金融體系帶來挑戰和壓力,在全球推進過程中會持續面臨監管壓力。

與Libra相比,DC/EP也是混合架構。但在這個層面,央行保持技術中性,不干預商業機構技術路線選擇。穆長春強調,“商業機構向公眾兌換數字貨幣時,采用區塊鏈技術還是傳統賬戶體系都可以。無論采取哪種技術路線,央行都能適應。”

中國銀聯董事長邵伏軍認為,基于國家貨幣論的角度來看,數字貨幣發展的最大可能性是基于國家信用的央行法定數字貨幣。

其積極影響在于:一是,提升對貨幣運行監控的效率,豐富貨幣政策的手段。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將使貨幣創造、計賬、流動等數據實時采集成為可能,并在數據脫敏以后,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進行深入分析,為貨幣的投放、為貨幣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,并且為經濟調控提供有益的手段;二是,有利于提升交易流程的智能化水平,大幅度簡化傳統金融機構間比較復雜的交易流程;三是,切實提升支付特別是跨境支付的效率,建立開放的支付環境。

審慎推出

在數字經濟的轉型升級過程中,數字貨幣已是大勢所趨。

公開信息顯示,除中國央行外,英國、加拿大、俄羅斯、瑞典、泰國等多國央行也在研發并計劃推出法定數字貨幣,特別是Libra引發了各國對數字貨幣監管的關注。

責任編輯:鑫鑫財經
  • 資訊
  • 相關
  • 熱點
首頁 | 期貨 | 證券 | 基金 | 信托 | 熱點 | 資訊 | 區塊鏈 | 虛擬貨 | 貸款 | p2p | 保險 | 股票 | 期權 | 外匯
站長聯系QQ:603300678
数字3分析家